1. <source id="gw5yv"><track id="gw5yv"><ins id="gw5yv"></ins></track></source> <rp id="gw5yv"><menu id="gw5yv"></menu></rp>
        <source id="gw5yv"></source>
          <source id="gw5yv"><track id="gw5yv"><object id="gw5yv"></object></track></source>

          <source id="gw5yv"></source>
          <source id="gw5yv"></source>
          <source id="gw5yv"></source>

          當前位置: 首頁 廬陵悅讀> 白鷺洲> >正文
          鄉雪
          2023-11-24 09:49 來源: 吉安新聞網—井岡山報

          文/郭遠輝

          我已二十余年沒有見過故鄉的雪了。不是故鄉沒有下雪,而是下雪的時候,我不在故鄉。下村是一個被山圍困,被樹抱定的村莊,一年四季,都被綠色統領。即便在深秋,也只是在滿野的綠中,點綴著一些并不耀眼的霜紅。除了寒冬里的大雪,沒有什么能從整體上改變下村的顏色。

          顏色是一個村莊的表情,對下村,我熟悉它的每一種顏色,深諳它的每一個表情。春泥的棕褐,犁鏵的鐵青,屋頂的灰黑,山崗的淺綠,水面的清碧,小雞囡的蛋黃,老鴨公的麻灰,莊稼漢胸肌的古銅,曾祖父長衫的深藍,白頭翁頭頂的雪白,新娘子羞臉的桃紅……這些顏色在下村這塊畫布上年復一年地涂抹,每一種顏色都對應著村莊原始的屬性。

          然而,對下村來說,一年之中,最難得的是雪落之白。少年時,喜歡滿天的云彩,它讓我產生無端的幻想,后來漸漸地喜歡滿目的青綠,它讓我有生命的蓬勃之感,到現在我常常懷念天地之間的雪白,它讓我在這張白紙上寫下出走時的蒼茫和浩大,寫下歸來時的平靜與安寧。

          南方多雨而少雪,地處贛中南山區的下村,幾乎每年都會遭遇一場雪,但大多數是薄雪,未見既白,就被大地消融于無形,如天庭來客,只匆匆逗留,便被遣返。很多人在下村生活了一輩子,也沒遇見過幾場大雪——那種以鵝毛作喻,紛紛揚揚、鋪天蓋地、滿目皆白的大雪。不知為何,從遠古而來的雪,越往前下得越大,比如《水滸》里的風雪山神廟,那是我在文學作品里見過的最難忘的一場大雪了,林沖因這場雪而走上梁山。雪一直下,下在浪漫的唐朝,下在很多詩人的詩里,很多人是在大雪中分別的,也有很多人是在雪夜里回家的。下在繁華的北宋和不安的南宋,很多人在大雪中填詞飲酒,挑燈看劍,很多人在大雪中懷念故國,夢回中原。那個時候,可能還沒有下村,下村只是一個地理概念,這里沒有肇基,沒有煙火。直到雄才大略的康熙,把中國的版圖做到最大的時候,我的祖先才徒居于此。因為地勢低洼,所以叫了“下村”,沒有情感寄托,沒有人文色彩,只有地形方位上的指向。尤其讓人感到遺憾的是,這里連本祖譜都沒有,三五代以上的祖先就徹底湮沒在家族的記憶之中,沒有人去記載,也沒有人記得。但我想,即便有祖譜,也沒有誰會記下一年的陰晴雨雪,它只記一個人的生與死。

          雪還在下,下在清朝某一年的冬天,下在曹雪芹的紅樓之上,下村的先人開始在讀它。從那時起,一星文化的豆燈,在下村的雪風中跳蕩閃爍。到了兵荒馬亂的民國,雪依然可以把村莊厚厚地覆蓋,從那時開始,下村的雪才是有溫度的,才是被記憶溫暖的。

          太奶奶是在百余年前的一個臘月,從鄰縣鄰鄉嫁與下村的。說是鄰縣,其實只隔了幾重山、幾溪水,一條彎彎曲曲的山路,從她的娘家一直通向下村。一場多年未遇的大雪,讓世間很多差異被填平,很多事物變得般配。一位上下三村最漂亮的新娘,看上了一位小商人家的讀書郎。全村的人都在村口眺望,來了,來了,一支迎嫁的隊伍,在渺渺的雪路上,一頂大紅的花轎,顫顫巍巍,由遠而近,成為這雪白世界里的一團火。兩個本無瓜葛的村莊,因為一樁姻緣而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系。一個女人就這樣把她的一生交給了這個村莊里的這個男人。她給他帶來的一切,將成為這個村莊榮枯興衰的一部分。太奶奶在下村生活了六十多年,在她八十三時,她回了最后一次娘家,她說這條路啊,要不了多久,你們就會忘記它有幾條溝、幾個坎?,F在,再也沒有人提起那個叫上陂的村莊,要知道,它曾是一個女人一生夢回和牽掛的地方,它也曾是一脈血緣的源頭啊。時間的雪,把青絲吹成白發,把很多東西都覆蓋在記憶的盡頭。

          我的小姑媽也是在一個雪天出嫁的。冰雪聰明的小姑深得她祖母的寵愛,及至上初中,還抱在懷里撒嬌。也許她是承繼了祖母天生麗質的基因,很多到下村來討生活的外地人,都不敢相信,巴掌大的小村子,竟能生得如此清麗的女子。連在下村插隊落戶的上海知青,也刮目相看于這個偏僻的小山村。那些帥氣的小伙子,每次回上海探親時,都問小姑愿不愿意跟他們去大上海,他們總在盤算著有一天怎樣才能把小姑娶回上海做媳婦。在我出生一兩歲時,她經常抱著我去大隊文宣隊演出,多才多藝的小姑是文宣隊最受人喜歡的演員,輪到她上臺演出時,就把我托給旁人抱著??墒翘〉奈?,對此毫無印象。我四歲之前的記憶,常常從小姑這里提取——她替我小心翼翼地保管著。1977年的歲末,小姑出嫁了。她終歸沒有嫁到上海去,她嫁給了全縣最有名望的一名中醫的兒子,也就是我現在的姑父。

          太奶奶出嫁時的紅頂轎子,已經不用了。小姑出嫁的時候時興自行車隊,由十幾輛自行車組成的一長排迎親隊伍,一字排開在大雪鋪地的鄉道上。我作為送親團中的一員,坐在某輛自行車的后座上,跟在新娘的后面。小姑頭頂的紅蓋頭,一不小心被風掀開,落入潔白的雪地上。我看到她的淚花把脂粉都打濕了,此時的小姑顯得更加楚楚動人。她坐在自行車的后座上,不停地回頭張望著她生活了22年的下村,也時不時看看我。她知道,我不需要出嫁,我是永遠留在下村的,或者一直把下村帶在身邊。從我的臉上,她是否看到了一個村莊遙不可知的未來?自行車在沒過腳踝的雪路上噗噗噗地向前,這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走出下村,一直走過墟鎮,乘船渡過贛江,沿著江堤,穿過一片古樟林,才到達了姑父家。這是一個有書香之氣的大戶人家,院子里一大片的竹子被雪壓彎,張燈結彩、鞭炮轟鳴,我第一次看到大朵大朵的煙花在雪地上空盛開。我不知道,紅蓋頭里的小姑是一種怎樣的心情,也許有不舍也有新的期待。這歡天喜地的氛圍,讓我有一種想哭的沖動,但我忍住了。我知道,這里多了一位美麗的新娘,下村卻少了一位水靈清俊的女兒。此后,再回下村,她將成為一名異鄉的客人。

          娶與嫁,是一個村莊保持生機和活力的無法關上的大門。它永遠是敞開的,在循環往復中,讓風吹來,讓風吹走,把外地的氣脈帶到下村,又把下村的基因播撒到外地。

          出走與回歸,是一個村莊存續的兩條并行不悖的軌線。我作為下村祖蔭下的一棵樹,根系永遠在下村延伸,雖身在外鄉,但這片土地一直在喂養著我的肉軀和靈魂。

          在外漂泊,時有風雪迷漫,心里最想回去的地方,還是這個小村莊。作家陳忠實曾只身一人回到他祖居的白鹿原南坡的一個叫蔣村的小莊子里,在祖屋里度過了兩年時光,他在那兒讀書、寫作、憶舊、抽雪茄,創作了枕棺之作《白鹿原》。他在散文《原下的日子》里寫道:“夏日一把躺椅,冬天一抱火爐。正是原下這兩年的日子,是近八年以來寫作字數最多的年份……我愈加固執一點,在原下進入寫作,便進入我生命運動的最佳氣場。”

          下村,是太奶奶、小姑姑的生命場,也是我的生命場。她們在大雪里出嫁他鄉,我卻在白雪一樣的紙上一次又一次地構筑宮殿,回到故鄉。

          責任編輯:劉臣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贛ICP備19004936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
          中文无码在线观看高清免费,国产原创在线播放,久久精品免费AV,91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1. <source id="gw5yv"><track id="gw5yv"><ins id="gw5yv"></ins></track></source> <rp id="gw5yv"><menu id="gw5yv"></menu></rp>
              <source id="gw5yv"></source>
                <source id="gw5yv"><track id="gw5yv"><object id="gw5yv"></object></track></source>

                <source id="gw5yv"></source>
                <source id="gw5yv"></source>
                <source id="gw5yv"></source>